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古城臺兒莊 >> 臺兒莊名人>> 當代名人>>正文內容
  • 棗莊二中校友:南極勇士王飛騰(古城臺兒莊人)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評論
     

            棗莊二中校友、中科院寒旱所副研究員王飛騰完成在南極內陸極光盆地科考任務后,于2014年1月7日晚順利返回蘭州,結束了歷時1個多月的南極征程。在南極科考期間,他參與了營救俄羅斯客船的行動,為母校和家鄉人民爭得了榮光。棗莊二中校友聯誼會為此發去慰問信:“你為母校和校友們爭得了榮譽,校友們為你高興和自豪。棗莊二中校友聯誼會向你致敬,并對你表示誠摯慰問。棗莊二中3萬多名校友永遠同你在一起,希望你以及考察隊其他成員保重身體,早日平安返回祖國,校友們靜候你的平安佳音。”王飛騰回信說:“尊敬的棗莊二中校友會老師:您好!感謝母校對我的關心。以后回老家一定回母校看看。”并發來南極科考工作情況和工作照片。

    從鄉村走出的科學家

            王飛騰,1980年5月出生于棗莊市臺兒莊區澗頭集鎮一個普通農村家庭,父親是臺兒莊區一家水泥廠的普通職工,母親在家務農。雖然在農村,但家庭具有良好的教育氛圍,爺爺奶奶都是老黨員,對兒孫的要求特別嚴格,王飛騰的幾個姑姑和叔叔先后都考上大專或大學,一家出五六個大學生,這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農村還是非常少的。1996年王飛騰考入棗莊二中高中部學習,2004年在煙臺師范學院地理系獲理學學士學位,然后考取了中國科學院的研究生。2009年在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獲得理學博士學位。2006-2008年連續三年獲得中國科學院-澳大利亞必和必拓(BHPB)獎學金,并多次獲得野外站及實驗室相關學術獎勵。為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副研究員、碩士生導師,中國科學院大學副教授,西北師范大學地理與環境科學學院兼職副教授,中科院“西部之光”人才計劃入選者。現任中國科學院天山冰川站副站長,阿爾泰山冰川站副站長。
            近年來,王飛騰主要從事雪冰物理、化學與氣候環境變化方面的研究。目前主持2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中國科學院“優秀博士學位論文、院長獎獲得者科研啟動專項資金”項目1項,中美國際合作項目1項,并參加了相關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重點項目及中科院項目多項,并且成為這些項目的研究骨干。長期在新疆和甘肅不同冰川高海拔區域進行野外觀測,多次組織阿爾泰山友誼峰地區、天山和祁連山不同地區的冰川學考察及冰芯鉆取工作。2006-2008年連續三年獲得中國科學院-澳大利亞必和必拓(BHPB)獎學金,2009年獲得中國科學院院長優秀獎學金,2011年獲得甘肅省自然科學一等獎。近期發表學術論文50多篇,專著3部,12篇為國際SCI收錄。相關野外考察及科研成果多次在央視《新聞直播間》、《地理中國》、《綠色空間》、《歷史傳奇》和《百科探秘》及各省市媒體報道。

    兩天經歷冬夏兩季

            2013年11月25日晚,上海浦東機場。王飛騰與中國極地研究中心的安春雷博士匯合,他們將一同參加國際南極冰芯鉆取項目。盡管是初次相識,但是卻一見如故。因為在未來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他們倆人將攜手并肩、共同奮斗,完成這次科考活動。
            經過十一個小時的飛行,早上十點飛機準時降落在墨爾本國際機場。由于澳大利亞地處南半球,季節正好和中國相反,昨天還是冰天雪地的嚴冬,今天一下就進入酷日炎熱的夏天,王飛騰有種時空轉換的感覺。當他看到機場有中文公共信息廣播服務,特別是引導標識和公告牌,除了英文書寫以外,全部配有中文,加上眾多華人的身影,王飛騰作為中國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下午,又經過一個半小時的飛行,王飛騰終于抵達澳大利亞南極局的所在地——塔斯瑪尼亞洲的首府霍巴特市。
            由于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霍巴特一直被譽為“南極探險之都”,人類最早從事的南極探險大本營就設在這里。1986年,澳大利亞南極局由悉尼遷入霍巴特,隨之在塔斯馬尼亞大學成立南極研究中心。坐落在市中心的南極探險博物館也是世界上唯一以南極為主題的專業博物館,在這里展示了人類探險考察南極的發現成果,包括地質氣象,生態環境和海洋生物等。我國的南極考察與霍巴特也有著不解之緣,國內很多冰川學家曾到此訪問、進修或者學習。另外,我國極地考察船雪龍號每年都需要到這里進行物質補給。

    與世隔絕的科考生活

            王飛騰于12月3日從南極局前往南極凱西站,并于12月14日從凱西站乘直升飛機前往南極內陸極光盆地,執行此次南極科考冰芯鉆取任務的。此次南極考察是由澳大利亞南極局組織的一個國際合作項目,共有來自中國、澳大利亞、挪威、法國、美國等國家的16名科學家參加,其中中國科學家2名。此次考察的主要任務是在東南極極光盆地地區鉆取深度達400米的冰芯,并研究該地區過去2000年的氣候變化信息。王飛騰主要負責冰芯鉆取地點的選址及冰芯鉆取以及雪冰化學方面的研究,在取得的冰芯中,其中一根20米的冰芯,積累率每年在30厘米左右,也就是說,一米長的冰芯大約存有有三年多的記錄資料。
            王飛騰漸漸適應了極光盆地寒冷的環境,也適應了基本與世隔絕的生活。在南極和外界聯系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銥星電話,每個人每周可以免費打20分鐘的電話,超過20分鐘的話,每分鐘收費一澳元,大約人民幣6元。另外一種方式是電子郵件,使用的郵箱是澳大利亞南極局分配的郵箱,自己原來的郵箱使用不了,只能發送小于30k的文件,給國內發送中文可以,要是國內給他發中文,則看不到內容,因為全是亂碼。
            對于他所在的野外隊來說,還有一種途徑獲知外界的信息,澳大利亞南極局辦公室的人員每天會給他們發送世界重要新聞摘要,特別是和南極相關的新聞。30日的第一條新聞就是關于中國雪龍號南極考察船環繞南極大陸航行的內容,并且介紹了中國今年將建立第四個南極考察站——泰山站。看到這條新聞后,王飛騰心里特別自豪,南極科考是一個國家經濟勢力的象征,中國近年來不斷在南極建設新的科考站,正說明我們國家不斷強大。

    參與國際大營救

            關于南極國際大營救,王飛騰在2013年12月31日的日記里作了詳細介紹:“最近幾天澳大利亞南極局局長托尼的電話特別多,他每次打完電話都憂心忡忡。原來一艘俄羅斯客船被困在南極海冰中已經有一周的時間了。目前中澳法美四國科考船正在開展一場備受關注的國際大營救。這艘名叫“紹卡利斯基院士號”的俄羅斯客船因天氣狀況驟然惡化,被困在東南極的海冰中。該船載有一支澳大利亞科考隊和來自英國、阿根廷、荷蘭、新西蘭、智利等國的游客。據托尼說,中國的“雪龍”號極地考察船接到求救信號后,經過50個小時、600海里的全速航行,已經在27日抵達遇險船,目前僅距遇險船只有6.5海里,由于海冰太厚無法繼續前進,只能退至開闊水域等待時機開展救援。與此同時,正駛往西風帶的法國“星盤”號科考船也掉頭前往營救,但由于該船一個發動機組出現故障,最終不得不放棄救援。正在凱西站卸貨的澳大利亞“南極光”破冰船在接到救援信號后,于26日前往營救,航行了800海里,已于昨晚抵達遇險船10海里處,已經與“雪龍號”匯合。由于出事地區海冰太厚(3-4米),中國的“雪龍號”和澳大利亞的“南極光”號破冰船均無法繼續前進。31日上午接到的消息是計劃使用“雪龍”號的直升機將船上的人員先轉移到澳大利亞“南極光”號破冰船上,然后再將人員運到凱西站。但現在天氣惡劣,能見度低,只能等待好天氣再開展營救。當天中午剛接到的消息是美國的“北極星”號破冰船也正在駛往這一地區,前往營救,目前已越過赤道開往悉尼。我所在的野外隊正好有來參加此次營救的中澳法美四國隊員,大家均能聯系上各國考察船。再加上澳大利亞南極局局長托尼也和野外隊在一起,因此現在的極光盆地成了營救的第二現場。每當收到最新消息,大家都會相互傳達,并討論營救方案,然后托尼局長再把大家的信息反饋給前方救援人員。”
            后來,王飛騰回到凱西站,他聽到談論最多的還是我國“雪龍號”科考船營救俄羅斯受困船只的事情,大家紛紛贊揚此次“雪龍號”的國際主義精神,一時間中國人成為南極最受歡迎的對象。此時身為中國人,王飛騰內心感覺特別的自豪。

    新年看到了三個太陽

            2014年1月1日的天氣特別好,中午時南極極光盆地的室外溫度2攝氏度左右。在南極內陸這樣的天氣十分難得,但對科考隊員來說,喜憂參半。喜的是氣溫暖和人就不用受罪了,憂的是在超過零攝氏度的條件下,冰芯鉆取工作就得停止,否則冰芯會融化,同時冰芯鉆頭也會因為融水凍結而不能工作。既然無法工作,大家就各忙各的,有的去拍照,有的去滑雪,還有的鉆進帳篷睡覺。當日下午,天空中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幻日現象,天空中同時出現了三個“太陽”。南極大氣中充滿了無數像水晶一樣的冰晶體,將陽光散射開來,形成環繞太陽的美麗光環,這種現象稱為日暈。有時在日暈兩側的對稱點上,冰晶體反射的陽光尤其明亮,出現并列的多個“太陽”,這就是奇妙的幻日。
      王飛騰在日記中寫道:“新年第一天,能在南極野外迎接新年的到來,是人生最珍貴的一次經歷。”
            南極的天氣變化莫測,說變就變。2014年新年第一天白天天氣還特別好,到晚上的時候天氣突變,暴風雪整整持續了一夜,風裹著雪粒吹在臉上,感覺火辣辣的疼,有幾次發現鼻子竟然凍得失去了知覺。大雪直到2日早上才停止,他的帳篷被積雪淹沒了大約1/3高度,除雪便成了當天的頭等大事。
            包括王飛騰在內的5名科學家的國際機票都是1月6日的。2日午飯時間突然接到南極凱西站的緊急通知,由于未來幾天天氣可能變得異常糟糕,當天下午是飛機最佳起飛窗口,于是,凱西站派飛機接他們3個人返回,然后乘飛機返回澳大利亞霍巴特。王飛騰說,沒想到這么突然就離開極光盆地了,幸好他的工作總體工作已完成了大半,深冰芯已經鉆取了二百多米,第二根淺冰芯也即將鉆取完畢。他離開南極的時候冰芯鉆取工作已經完成了70%,分析工作已經完成了40%。今年4月,寒旱所還將派一到兩位博士生去澳大利亞科廷大學參加此次鉆取的冰芯數據分析。
            在即將離開南極回國前夕,王飛騰在日記中寫到“早上的天氣不太好,不時飄著雪花。原定今早飛往霍巴特的航班被迫推遲。即將離開南極,心里真還有許多舍不得。留戀還在極光盆地最后奮戰的隊員,留戀熱情好客的凱西站朋友,留戀冰天雪地的美景。 (臺兒莊區委宣傳部副部長 鄭學富)

                                                                                                                                       (古城臺兒莊網專題部編輯)


    作者:古城臺兒莊網專題部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4年01月09日
    日本成本人片免费网址